ShangY

2016年10月26日

啊!时间过的好快,距离上次的日志已经是两个多月的时间了。

现在的感觉与之前完全不同了呢。

是指的任何感觉,生活,心理,生理上的感觉都不同了。

书没有看多少,但渐渐的不像原来那样那么爱讨论问题了。

这不是不爱讨论问题了,而是问题本身要思考的面更广了,

原来想的还是相对比较简单的。

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吧,

这算是成长了吧,怪不得原来听有道之士说,

越成熟的人,话越少。

我终于能领悟到其中一些真意了,

也更加平淡了,棒极了。

书还是没有少买,说的话也越来越平淡、家常。

这些简单的事不用考虑的那么复杂,难点在于怎么说出简单的话语,

而不含杂更多需要考虑的复杂元素。

很急的去达...

2015年03月09日

前几天为了打发阴雨绵绵的天气,跑去东郊记忆和胖子一块看了“狼图腾”。

看的过程并不漫长,其中我被影片中的某些触点深深击中,直至影片结束,我流了三次泪。

当最后片尾曲《沧浪之歌》响起时,已泣不成声,我强压着触动,时不时的抽搐。

回到了深圳之后,我似乎回到了一潭死水中般。我心中知道,我不应该对一个我从小长大的城市抱有这种态度。

是的,我很感激这个城市,感激它带给我如此充沛的信息。

但是,我在这却无法感受到生活与生活的意义。

自看过“狼图腾”后,我已记不太清影片的剧情,唯独记得那片不知是实拍还是cg做的大草原。

以及那群在草原上土生土长的狼。

我似乎看到了天法自然,它们自由的如此舒服...

2015年02月11日

去他妈的,人他妈的就是作。一旦衣食无忧,安稳太平后,就他妈的找事,总觉得自己活的还不够好,还不够闪亮,

控制欲,眼红病,都他妈的来了。还振振有词的说人就是该这样。当灾难来临的时候,却能为自己狗命残喘,苛求那一丝的太平日子,你说不是贱是什么。啥都别说,连我在内都自个儿面壁反省一下自己他妈的为啥要活着,又凭啥要活着?

2015年01月11日

在2014年的末期,王“记”哥回到了深圳。对于我来说,这是个令人兴奋的消息。

那天我和我哥还有他三人在一块聊了很多,其实,在我印象里早已经不记得他的长相,

但是却死死的记住了这个人。

不得不说他的画作的确有强烈的吸引力,虽不记得王“记”哥长什么样了,

那是他用圆珠笔画的那超现实主义的门神,和大幅油画的头像,

就好像昨天才刚刚看过一样。

那天,有幸又看到了他保留的一些原创作品,

真的很有意思很有趣,画的非常的“飞”。

他很活泼,慢条斯理的,应该说是随和吧。

毕竟活了二十多年,身边有个跟自己有相类似的抱负的人真的感觉没那么孤独了。

其实,孤独与否已经不再重要,重要的是让它成为自...

2014年12月24日

上个月没有写日志,是因为实在没有什么内容可写的。

今天写日志,确实又是一篇更加确定自己要走的一条不归路的叙述文。

最近刚入职一周, 突发想辞职。

自然而然把想法跟今晚吃饭时在座的都说说,很坦然,想听听他们的见解,再阐述一下自己的观点。


其实我心里知道,

我父亲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的支持我,听了我的想法后在座的都是大手摆的跟拨浪鼓似得。

我只能很严肃的说了一句:“你们没有人能懂我,我也不需要。”

很任性的一句话,很可笑,但却很真诚。

说实话,如若连我爸都不在支持我的想法,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坚持走下去。

我的认识是入职前的情况和入职后所了解的是不一样的,

而仅仅是为了还一...

2014年10月17日

这篇日志其实早在几天前就该写了,

我想把这个习惯保持下去,毕竟也不知不觉过了几年了,也没有断下来。

但每次想在键盘上敲些什么字眼,又会觉得自己很矫情。

二十五岁,我把它定为我该确立自己的方向了。

前段时间也是因为母亲叫我报考公务员而获得良好的待遇,

跟她大吵了一架,我也因为自己寄人篱下的窝囊流了泪,

也曾想离家出走,理由是宁愿被束缚着追求梦想,不如自由的苟延残喘。

很幼稚也很纯真的想法,这种想法能保留下来也不容易了。


这种破事基本时不时都会发生,

我记得看了哪部电影说过:“科学不会带来战争,只有愚昧会带来战争。”

我父亲也说过我,并不是不懂这个社会,而是不想融入进去,那...

每次和妈谈话就会陷入一种“天敌”状态,我也反思过,他妈的难道老子还是在叛逆期?那我可要高兴得鼻涕泡都笑出来。可惜并非如此,我不也在慢慢步向那小小的骨灰盒。今儿我也是说了句实话:“因为你是我妈,有时你的某些言论过于主观而在我的三观中显得幼稚,我不搭理你已经是我的修为了。而你却嘲讽我以后如何面对社会中的这些人。你这句话又显得你的思维是多么的唯心,马克思不说了,或许唯物论根本与你是条不相交的平行线。我简单的说,在外面遇到如你类似的前辈、领导、即使是晚辈,”呵呵“二字博大精深你可懂?有功夫也会没空搭理你啊。干事为主,干事为主。”

昨儿健哥给我打电话说一起吃饭,我一人嘚儿嘚儿的哼着小曲洗碗(今晚双亲喜...

家里买了一兜子的青橘子,给人感觉就特酸,前天晚上睡前吃了俩,酸的可以接受。昨晚再看小筐里的青橘子里伴随着老爹的两根烟头和烟灰,说明被判了秋后问斩了。孤大赦你们,洗吧洗吧皮上的烟灰带回屋里临幸这俩青橘子。三个小时色彩练习,背景带过,边缘无着重处理...有待加强

在日志开始前,先忏悔这几天又对自己精神上的放松,而我又再一次搬出了艺术懒散万岁的“借口”。

经验总结,家庭教育真的就如高中政治课本讲的一样,是第一教育。一个孩子不会因为学校或者是社会而改变自身的原则,而是一个“家”在潜移默化他。亲身体验的一个教育经历就是,初中生比高中生难教太多了。

受B老师的委托,帮其带初中生的升学考试,负责速写科目。因为原来帮A老师待过高中生的速写课,所以算是小有经验。B老师也说初中生带着轻松多了........这么说吧,今天半天课的感受就是,无论是初中生还是高中生,真正喜爱画画的或许真的很少很少。但是学画画的人又是如此之多,这是个头疼的问题。

回想起当初学画画的时候,最讨厌的事...

关注的博客